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子STYLE

生活在别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失足  

2007-06-26 23:14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昨天从床边摔下来了,电光火石之间就垂直的掉在了地上。毫无征兆的,失足。

        躺在地上的时候,浑身都抽搐般的疼痛。脑袋麻麻的,心空落。想止住呻吟,可似乎疼痛就这样被困在了皮肤之中,流窜着冲击。忍不住的把疼痛和惊慌用压抑的声音轻轻的吐出来,慢慢的…… 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切突然而至。她们集体冲了下来,围着我,像在看一场灾难。但显然我的情况过于低于了她们的估计。我知道我摔着了,但还不至于血肉模糊,警笛轰鸣。我只是静静的躺着,等待这场疼痛渐渐和身体交融。才慢慢的爬起来,小心翼翼的回到我的床,躺下。后脑勺偏后的位置疼,只能侧着睡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想,好多突如其来的灾难就是这样吧,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,人就陷入了一种完全无法自主的状态,然后就是或许永远也挽回不了的伤害。躺在床上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这就像一场车祸。也许就是如此吧。只是在于那个人是谁。总有不幸的人,只是在不幸之前,他们也混迹于人群,一样平静的生活。不知道是厄运找到了他们,还是那些命运的巧合。只是在这样的时刻人都是那么懦弱和无助。真正爱的人都不在身边,像是一场孤岛上的流浪。哭不出声音,但却流了满面。像止不住疼痛,再一次也止不住了哭泣

       下午因为中暑头疼的时候,也哭了,很无助想家。哽咽的不得了,甚至不想读书了。我真的适应不了海南的气候,太明媚了。我一直以为我是渴望灿烂热烈的。到现在才发现,过去是让梦境勾勒的图画所迷惑了,在阴柔的庇佑里,总是向往奔放的。是被三毛迷惑了,以为烈阳也是种生命的寄托。那些蓝天白云色彩艳丽的照片,海和细碩的沙滩……    可是有些人注定是属于一个地方的,他所成长的地方。我记得那些熟悉的中药老中医的名字。长长窄窄的小巷。每一次我安心躺着生病的样子。有一天我病的拿不起遥控板了,我说:“妈妈,我拿不到了。” 据我一手之隔的遥控板。她递过来。我笑:“我居然这个都拿不动,呵呵,还居然有这样的时候。”病也能病的这么温馨。因为我知道,我会好起来的,不是明天,就是再过一天。而躺在海口的硬板床上,浑身都疼的时候却是这样的毫无办法,每一次甚至会想到死。异乡的孤独。海口和家好远,磊也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 磊是真的太好太好了,对我百依百顺。每一次我的无理取闹,我的蛮不讲理。他就笑笑忍让了。而我依然还是对他坏,对他不好。可是我知道他不会生气。我想我是越来越依赖了。今天水木年华来了。他们出场之前,在他乡响了起来。“我多想回到家乡,在回到他的身旁,看他的温柔善良,来抚慰我的忧伤……”突然心空落落的,满是人的广场也一下子觉得孤独。想到了磊磊,想到一直以来我的任性,想到很多时候自己的刁蛮,想到他的委屈。难道是我错了吗?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